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贝尼托·阿米尔卡雷·安德烈亚·墨索里尼(Benito Amilcare Andrea Mussolini,1883年7月29日~1945年4月28日)

早年当过新闻记者、社会党党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因鼓动意大利参战被意大利社会党开除。1915年入伍参战。1921年该组织改称“意大利国家法西斯党”,成为该党领袖。1922年10月指挥该党军事组织“黑衫军进军罗马,发动暴乱并夺取政权,任内阁总理。1928年强行终止议会制度,建立法西斯独裁统治。对内取缔其他一切政党和群众团体;对外煽动民族沙文主义,推行军国主义侵略扩张政策。1935年10月派兵入侵埃塞俄比亚,1936年5月宣布将埃塞俄比亚并入意大利。7月伙同德国武装干涉西班牙内战。10月与德国结成柏林-罗马轴心。1939年4月侵占阿尔巴尼亚。1940年5月任战时统帅部最高统帅。6月10日对英、法宣战,出兵法国南部,并向索马里兰肯尼亚苏丹埃及发动进攻,企图建立地中海帝国。10月派兵入侵希腊。1941年4月出兵配合德军进攻南斯拉夫。6月22日对苏宣战并派兵配合德军进攻。

1943年7月25日,由于军事上失利和国内反法西斯运动高涨被撤职,并被监禁在阿布鲁齐山大萨索峰顶。9月被德军伞兵救出后,在意大利北部萨洛出任“意大利社会共和国”傀儡政府总理。1945年4月27日在逃往德国途中为意大利游击队捕获,4月28日被枪决并暴尸米兰广场示众。

墨索里尼在1883年7月29日出生于意大利费拉拉省的一个叫普雷达皮奥(现属费利省)的小镇。

少年墨索里尼在当地小学度过了三年(1889年—1891年),其后他被送到法恩扎鲍思高慈幼会开办的一所寄宿学校学习(1892年—1894年),后因与同学打架遭学校开除。之后墨索里尼在福林波波利的卡尔杜奇师范学校继续他的学业。1898年9月墨索里尼获得了他的初级技术文凭。他在1901年以良好成绩取得了毕业文凭。1902年他开始在世界各处流亡,曾做过代课老师,打过短工,居无定所,食不饱腹。

1905年,墨索里尼加入社会党。1912年,担任社会党机关报《前进报》的主编。1914年他脱离社会党创办《意大利人民报》。1915年—1917年被征召入伍。1917年6月,墨索里尼因伤退伍,再次担任《意大利人民报》主编。

1919年3月23日,发起一场“法西斯主义运动”,在米兰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战斗的法西斯党”。1921年,墨索里尼建立了意大利国家法西斯党,墨索里尼被称为“领袖”。1922年一次长时间总罢工被“冲锋队”破坏,从而为经过周密策划的“罗马进军”(1922年10月28日)扫清了道路。在这次危机期间,墨索里尼本人留在米兰,直到伊曼纽尔三世拒绝顾问们拘捕墨索里尼的建议,召他组织内阁(10月31日),被任命为总理,获取政权。

1922年,墨索里尼下令解散他的非正规军,组成了以非法西斯党员为主的联合政府,组织了一个在法西斯领导下的混合内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afeisky.com/,萨索洛墨索里尼组织了参议会,后演变为法西斯意大利立法机关。

1937年11月6日,墨索里尼统治的意大利签署了《产国际协定》,与德国、日本结成联盟,进一步加快了对外侵略的步伐。

1938年,墨索里尼下令取消议会,在国内完全建立起他个人的独裁统治。为了进一步巩固他个人的统治,独裁者一直兼任好几个内阁部长的职位。

1943年7月25日夜晚,国王埃曼努尔三世召见墨索里尼,令他辞职。同时任命巴多格里奥陆军元帅为总理,组成了一个无党派政府。墨索里尼被秘密关押到蓬察岛。

墨索里尼被希特勒救出后,建立了短命的“萨洛共和国政府”——一个听命于希特勒的傀儡政府。

1945年4月28日,墨索里尼和他的情人克拉拉·贝塔西科莫省梅泽格拉被枪决,他们的尸体随后被运到米兰,并被倒吊在洛雷托广场(Piazzale Loreto)的一个加油站顶上示众。

墨索里尼的尸体在1946年被法西斯主义支持者盗挖,后被意大利政府扣押十年,直到1957年才交还给他的遗孀雷切尔·墨索里尼,在他的故乡普雷达皮奥下葬。

墨索里尼一上台,就逐步地建立独裁统治。在他统治的21年中,对内取消一切反对党,工人和,宣传沙文主义和种族主义思想。1923年通过的新选举法保证了法西斯党人在国会中三分之二的多数。除了控制国会、强奸民意外,对革命党和进步人士还加强了暗杀活动。另外墨索里尼还不断在法西斯党内进行整顿和清洗,对所谓不坚定的分子和对党中央的指示执行不力或怀有野心的党员,一律开除党籍。

墨索里尼十分注意学校的改革,并将这种改革同扩军备战紧密地结合起来。墨索里尼加紧进行扩军备战,并亲自兼任陆、海、空军总长,作为意大利的最高统帅,全国所有部队必须绝对听从他的调遣。1925年1月,墨索里尼宣布国家法西斯党为意大利唯一合法政党,从而建立了意大利法西斯主义的独裁统治。

1936年7月伙同德国武装干涉西班牙内战,协助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在之后的三年里派遣了数以万计的意大利军队和大批飞机在西班牙作战。

1936年10月,与阿道夫·希特勒在柏林签订《柏林协定》,规定在重要国际问题上采取共同的方针,罗马—柏林轴心遂告形成。

1940年6月10日,意大利正式对法国宣战,并加入轴心国,进入第二次世界大战。

1932年,贝尼托·墨索里尼在水城威尼斯创办了世界上第一个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它的目的是交流经验、互相学习、促进各国电影事业的发展,促进电影工作者的交往和合作,为发展电影贸易提供方便,后来人们称之为“国际电影节之父”。

墨索里尼用了二十年时间来重建意大利。很多建筑师参与了法西斯政权的建筑项目,修建了国家的现代基础设施:新火车站和邮局、法庭和大学、工厂和疗养院,共同设计了墨索里尼的新城镇,为他在利比亚、索马里、埃塞俄比亚修建了殖民地风格的小社区,在意大利各个城市建造了党部大楼,设计了向民众美化法西斯主义的宣传展览馆。

墨索里尼提出了一系列的建筑规划,设想全面清除罗马近两个世纪以来新建的建筑,恢复奥古斯都大帝时期帝都罗马的面貌。

当年作为法西斯主义象征来建设的罗马南部的一个地区,称其为“作为现代化进程一部分并是体现意大利文化重要性的建筑”典范。—–阿雷曼诺

一个独裁者和他的建筑梦就这样灰飞烟灭。其实意大利的每个城市都有某种重要的、实质性的、具有历史价值的、与墨索里尼的名字有着这样那样联系的东西。他这一生,交织着两种欲望,政治和艺术,独裁和建筑,孰轻孰重,似乎很难说清。直到临死前,他还念念不忘自己在意大利各地留下的建筑。—–凤凰网周瑛琦

墨索里尼在冥思,在苦想,要“革命”必须大造舆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必须动员群众,没有群众的支持将一事无成。

墨索里尼深受尼采唯意志论的影响。他赞扬主观战斗精神,强调人生的目的在于发挥权力,“扩张自我”,鼓吹“超人”哲学,认为“超人”是历史的创造者,有权才能奴役群众,而普通人只是“超人”实现自己权力意志的工具。他反对民主,反对马克思所提倡的真正社会主义。

墨索里尼说:“那时我知道饥饿是什么滋味,但我既不借债,也不乞求于他人,而是靠自己的劳动维持最低标准的生活。由于受父亲的影响,我集中精力研究社会科学。”

他在写给军中一位朋友的信中说:“我代表我家里的人,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照你所说的,我应当服从先母的教训,好好当兵,好好做人,女子可以哭哭啼啼,男子要能吃苦,不怕死,才可以救国,才可以继承先烈的遗志啊!”

墨索里尼这时正在研究帕雷托的著作,因此反对全民政治。他说:“平等与民治是人类错误的观念。实行起来,个性的发展就会受到限制。”他还研究尼采索雷尔的哲学,这对他后来的思想影响很大。

他说:“报纸不是拿文字堆积起来的。报纸是党的灵魂,党的标记。”“现在的社会党,实在是尸居余气,没有什么好的理想。”“现在的社会主义,变成做官的捷径,为政客奸人所利用,不能谋物质上精神上的进步了。社会主义,注重人类的合作,非努力工作、洗涤个人的身心是不能实现的。”

墨索里尼有一次在报纸上回答说:“我们的生活是一本空白的书。上面只写了研究、贫乏、奋斗几个字,没有腐败等字样。我们心广体胖,不求人知,敢说线]

1914年一战刚刚开始之时,31岁的墨索里尼在米兰同34岁的美容师伊达·达尔塞尔结婚。一年后,伊达为墨索里尼生下了他们的孩子贝尼托·阿尔比诺,当时墨索里尼正在前线作战。 刚开始,两人十分恩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婚姻开始变味儿。

在1922年墨索里尼发动政变,攫取了政权之后,他命令法西斯特工们寻找并销毁他和伊达婚姻的一切证据。 但伊达却拒绝向墨索里尼屈服,她曾试图同一位法西斯政府部长见面,结果换来的却是被关进当地一家精神病院拘禁。可是,这样的经历并没有让伊达就此作罢,她继续对墨索里尼进行回击,宣称她有证据显示墨索里尼犯有卖国罪。伊达称,墨索里尼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从法国政府收受一笔丰厚贿赂,然后通过他的影响力让起初保持中立的意大利卷进了同奥地利的战争。 如果这些指控传出去,势必会终结墨索里尼的政治生涯。不过,在墨索里尼的操控下,1926年,伊达对墨索里尼的指证和她本人一同被关进了意大利北部城市特兰托的一家精神病院。 将妻子关进精神病院后,墨索里尼仍然不放心,于是他开始对自己和伊达的儿子贝尼托下毒手。伊达的侄女阿尔达·奇马多莫回忆说,法西斯警察当时骗15岁的贝尼托说他的母亲死了,并命令他不要再对别人说墨索里尼是他的父亲,然后将他诱拐到米兰附近的一家精神病院。

1937年,伊达因脑溢血在圣克利门蒂岛一家精神病院去世。有关伊达和她儿子的正式文件中将他们形容为“对自己和他人都十分危险的人物”,但2005年发现的医院记录显示,两人实际上都是精神正常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